收藏本站 | 会员中心 | 内容搜索
欢迎来到专业畜牧养殖门户网—畜牧资讯网
热门专栏财富经政府文件养殖行情饲料行情犬类养殖猫类养殖观赏鱼宠物龟另类宠物猪病防治牛病防治羊病防治鸡病防治鸭病防治鹅病防治鸣鸟观赏鸟

同煤集团职工住宅问题法律论证会召开

发布时间:2018-03-26 13:58

同煤集团职工住宅问题法律论证会在北京成功召开。

同煤集团职工住宅问题法律论证会召开

法学泰斗、曾任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夏家骏;著名学者、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湛中乐;著名学者、中国行政法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熊文钊;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研究员杨百揆;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法治战略研究部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陈根发;著名学者、中国行政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著名学者、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著名律师、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兼职教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著名学者、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原《法制周报》总编辑陈杰人;著名律师、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法学博士庞红兵;著名律师兰志学等莅临论证会,发表了专家意见。
据悉,山西省同煤集团职工在2001年至2004年分别购买了经北京市政府招商引资(见附件一至十六),由北京市昌平区阳坊镇与北京阳坊同和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同煤集团下属子公司)合作建设的文化艺术园教工宿舍,并于2004年起陆续入住。2000年10月26日法人洪XX(时任阳坊镇镇长)注册北京阳坊思达科技开发中心(见附件十七)。2000年12月26日北京市昌平区阳坊镇人民政府与中国华侨文学艺术家协会建筑艺术部签署土地使用70年协议书(见附件十八)。2001年3月7日,法人许XX注册北京阳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见附件十九)。2001年5月16日法人许XX(时任同煤集团处级干部)注册北京阳坊同和文化交流有限公司,股东洪XX占股20%,共同开发阳坊文化艺术园,洪XX向阳坊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收取咨询费80万元(见附件二十、二十一)。2002年3月17日,中国华侨文学艺术家协会建筑艺术部与山西大同矿务局基本建设开发处解除“建设文化艺术园区合同书”的协议(见附件二十二)。开发文化艺术园的所有手续以及各级政府批文全部转交给北京阳坊同和文化交流有限公司。2003年6月8日同煤集团向北京阳坊同和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和公司)注资399.30万元,持股72.6%,许XX出资150.70万元,持股27.40%(见附件二十三)。2003年7月同煤集团面向职工宣传北京艺术园区家属楼地理环境优越性,鼓励职工积极购买,后发放了房本,业主先后装修入住(见附件二十四)。2008年3月15日,北京市昌平区阳坊镇人民政府与北京市海淀区大觉文化书苑培训中心(法人俞XX)签署合作意向书(见附件二十五)。2009年,校园转让前不久,同煤集团的股份由原来的72.6%有计划地减持到10%。2009年8月7日,同和公司与北京市昌平区妙峰书苑培训学校(简称妙峰书苑法人俞XX)签署教学楼转让协议(见附件二十六)。2010年1月14日,在业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同和公司与妙峰书苑签署了家属楼转让委托协议(见附件二十七)。由于业主不同意退房,妙峰书苑于2011年6月27日向同和公司出具了解除《家属楼转让委托协议》的通知(见附件二十八)。2010年3月1日,同和公司以违建为由逼迫业主退房,在业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切断家属楼的水电供给(妙峰书苑曾以水电容量不足为由拒绝提供小区的水电),造成很多业主无法在小区正常居住,导致家中多次被盗(见附件派出所告示照片)。2016年9月,业主在万般无奈下,向北京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排除妨害,恢复水电),法院以房屋违建为由判决不予支持恢复水电。随后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拆,2018年1月26日,中级人民法院同样以房屋违建为由不予支持(终审判决)。2017年6月9日北京市昌平区阳坊镇人民政府给妙峰书苑下达了违建拆除通知(见附件二十九),但实际是妙峰书苑在2016年6月28日自行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申请重新规划校区而自行拆除(见附件三十)。2017年12月29日北京妙峰书苑在家属楼张贴强拆通知书:要求业主马上腾退,强拆后所造成的财产损失后果一切自负(见附件三十一)。2018年2月2日,业主在未得到拆迁补偿安置或提供周转用房、以及家中所有财产未得到公正机关办理证据保全的情况下,阳坊镇副镇长带人将五座家属楼强制拆除(见附件照片)。业主刘生瑞与拆迁人员发生争执,突发心脏病,几天后含冤而死。
    著名律师、学者,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认为:第一,受害人的房子基本合法。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国家1994年颁布了村庄与集镇规划条例,授予管辖权是镇政府、乡镇,乡镇批了就可以了,没有规划许可证这一说。我在材料里边看到了,当时建房,镇政府06年出了证明,同意你们建,就符合当时的法律规定。后来拿现在的城乡规划法来套,08年把城乡规划法和村庄和集镇规划条例柔和在一起出台了城乡规划法。但你这个案子使用之前的村庄和集镇规划条例,从法律上来讲是合法的。第二,从用地上来看也是合法的。同和公司有一个土地使用合同,这是经过政府备案的,昌平区计委有一个批文,同意你们立项,规划委给你一个选址意见书,你们跟农民签的土地使用合同是70年,到2073年为止。08年之前,基层政府弹性比较大,如果违法首先是市政府。北京市2000年,在全市搞卫星城镇,文件里边有,买了房还可上户口,这个镇是试点镇,授权一些镇自己规划怎样卖房。所以土地取得符合当时规定,不符合土地管理法规定,过错不在你们。你们房子基本合法,你们是买方,如果出现问题首先是卖方违法。卖方怎么变来变去,这是很大的问题。你们的权利还是应该有法律得到保护。讲讲你们的维权。你从一开始到同煤集团同和公司买的,同煤发的房本。然后同和公司把你的房子卖给俞XX的,它有什么权力,房子卖给你了,所有权已经转移了,虽然没有登记,但是有合同,发了房本,在大同同煤集团的房本相当于政府的房本,老百姓有保护原则。同煤集团撤资就是错的,你建的房子,72%的股份,资金都是他的,资金抽走后,你把房子卖了,你现在转移股份怎么转移。第二,你把五栋家属楼的所有权转给俞XX,这个就是诈骗。我向你买的房子,现在我的房子又是强拆,又是停水停电,我所有权谁保护。这个房子有规划,没有的话,当时建房的时候规划委就让你停工,城管就得管你。为什么没有管,房子搞起来了,你要查到房子的相关手续,用地、规划到施工许可,还请建筑公司。建筑公司没有施工许可不能开工,开工不能验收。现在转到政府。在停水停电诉讼当中,政府一定给法院出了证明,证明当年你们建的房没有取得乡镇建设许可证。而实际是当年的建设是政府有批文容许的,现在到诉讼了讲是违法建设,为什么不告镇政府,那时候就应该告。现在中央提出除恶打黑,农村集体政权,这些黑社会,明显是犯罪,一级一级打。现在你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也许借着中央整治地方政权的时候,你可以从这个地方可能有所突破。
    著名学者、中国行政法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熊文钊指出:农村按照政策搞小村镇建设的时候,引资进来的,当时可以由镇政府来办。镇政府给出一些政策的协助,然后要收取费用,帮助你们把所有东西都办了,包括建房子的同时,相关的手续应该是办了。这都是阳坊镇政府有承诺的,这里边我们打刑事诉讼这样去告阳坊镇政府。当时的镇长,或者什么人搞的名堂,实际上是政府给的零地价不要钱。然后每年给20万70年,转成了城市的建设用地的性质,还是想利用国家的政策,这些人个人得到好处,这是腐败的问题。我们现在从法律上讲,两级法院认为你违法建设,都认为未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可是当时建房子的时候,国家还没有出台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只要镇里批准就可以了,这是一个关键点。
    著名学者、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湛中乐表示:核心的问题避不开早期同同煤集团之间的关系,你们是从同煤集团买的房,从原来72%的股权减持到10%,后来抽身走了,留下来的问题被政府认为违章建筑,后来还卖给俞XX,导致你数百户住户客观上遭受损害。问题很重要的就是民事法律关系问题,早期签订合同,要求是受保障的。最后导致被违法强拆这个责任不能撇清。第二个,该项目工业园区是在当时特定的背景和政策下形成的。当时有县政府的公共政策,还有有关部门的批准。镇政府和同和公司签订了合法的土地租赁合同,所以我们这边讨论房子是合法的,因为是经过批准的。第三个问题,这个案子过程比较长,也比较曲折,停水停电,限制人身自由,这是一系列的行为,是行政诉讼的问题。城乡规划条例在后面实施以后,由过去的区执法局把权力下放到乡镇一级政府,有权做但是有职责去依法做,所以诉讼是可以的,诉镇政府程序的违法。还有就是购买的房子是跟镇长签订的合同,甲乙双方。也就是说这个房子从你们来讲都是合法的。
    法学泰斗、曾任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公安部首批特约监察员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夏家骏指出:根据国家的规定,08年以后农民盖房子没经过国家批准是属于违法的,这个房子是07年以前的,是属于合法的可以住的,不应强拆。政府和某些人搞成非法的,是不是非法的,他们立足点错了,应该告他们,我坚决支持。一、我盖房子合不合法,不要管以后让给谁了,谁发房产证。但是没有这个起因,这是不可能的。二、不是光在行政立法了,而是一个打黑除恶、横扫欺压百姓的官吏,他们的责任很重大,断水断电堵大门,强制搬下来,有的老人气郁身亡,还有的病危了。总之这个问题,就要把镇长、镇里的头他们的所作所为公布于众,给受害人合法补偿。
    著名学者、中国行政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指出:一是同煤集团不能放过,起源在这儿,他把你们骗在北京,因此他们负主要责任。其二,镇政府不能放过,一开始你们之所以在这儿买房,一个是相信同煤集团,另外相信政府合作开发土地的协议,地方政府现在反过来强拆,所以地方政府不能放过。第三,当时征地的时候,妙峰书苑和居民楼一起征的,现在妙峰书苑好好的,他还帮助镇政府把你们赶走,这里边是不是也有什么交易。所以这三点我非常赞成。现在形势非常好,我们进入新时代,我们一个口号以人民为中心,习近平总书记非常同情弱势群体的。
    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研究员杨百揆认为:如果把所有权卖给你,等于说你就一定得找同和公司。现在居民住户上了同和公司的当,同和公司把款都收走了,怎么跟同煤集团领导勾兑的,跟当时的政府镇长,里面有没有贪污腐败问题,我们估计八成有。你就告这两家,一个是镇政府怎么做的,一个是同和公司。
    著名学者、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指出: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是不是违章建筑,如果不是,拆就是违法,就全部给你补偿,包括拆除的时候暴力行为,整个过程打人犯罪,把人家几个楼拆了,是一个很严重的犯罪。乡镇工业区的工业用地不能说不住人,工业用地包括住宅在里边的,这是逻辑上自然而然的。02年3月,阳坊镇政府与同和公司的协议书,这份协议书里提到了住宅建设。在这个地方建设住宅本身不违法,当时是跟镇政府签订协议的,白纸写字还是盖章的。06年2月有个证明是说,128亩土地使用当中,文化公司在租地范围内,自建了房屋,其房屋产权归阳坊镇同和文化公司所有。盖章的是两方,一方是镇政府,镇政府盖章了,产权归文化公司。另一方是公司盖的章。虽然是自建的,但是镇政府盖章了。就是说盖的教工宿舍,合法性是没有问题的。后面那些是新的法,不能追溯到以前。
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法治战略研究部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陈根发分析到:第一,我把它看成由拆迁安置引发造成的严重后果的重大事件,性质也比较复杂。既包括了政府,还有民事的,还有购房合同。这是民事纠纷。刑事方面也有,副镇长都参与了,还有黑社会,村霸,现在打击恶势力黑社会。第二,首先房屋项目01年是很正规的。这个是昌平区规划委、镇政府批准的,非常详细,这个项目本身是合法的。但问题是你这个房子不能随便卖,不能当作商品房卖,更不能欺骗,你可以临时住,或者转让给教育部门。现在俞XX买了,因为俞XX身份就是搞教育的,他接过这个项目很正常,所以项目没有问题。就是在里面的政府部门和同煤同和有问题,他们挣钱了把你们套进了,最后政府压不住了,压不住就整改,整改该干什么继续搞教育。房子没有问题,就是二次买卖有问题。买卖是民事纠纷,后来发展到行政强拆,然后是刑事方面的问题。从解决方法来讲,我认为,留有很大的余地。   
    著名学者、曾任《法制周报》总编辑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杰人指出:第一,我认为供水供电的官司,法院判的糊里糊涂,为什么?对购房者来说房屋是不是合法,跟供水供电无关。如果说供水供电可以以房子不合法为由停止供电的话,会导致我们整个市场的混乱。所以供水供电官司当中,是僭越了一个权力,僭越了行政权,这个官司肯定应该是判断水断电的人是违法的。第二个观点,在2月2号强拆过程当中,这不是强制拆迁,就是一个行政的强制执行。拆迁和行政强制拆除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法律概念和关系。这么一种行政的强制拆除,阳坊镇,我认为大家可以考虑根据当时的形势,是不是有人录音录像,是不是真正符合行政强制法规定。根据行政强制法规定,如果强制拆除的话,第一有决定。第二有通知。第三个拆除之前要发公告。第四,在拆除的时候,要有执法人员到场出示工作证。第五,应该叫相关当事人在场。第六,要给予执行对象申辩权利和机会。所有这些程序是不是都足够履行完了,只要有一项没有理清,这个行政强制程序很可能构成违法,住户可以以此为由进行行政诉讼。第三是关于房子的合法性,我看到阳坊镇政府和同和文化公司的协议书。协议书明确讲,甲方作为镇政府,他提供土地给乙方同和公司建房子,包括公寓、别墅等等。换句话说,有了这份合同,以当时购房者的认知能力和判断和信赖能力来看。再加上当时没有城乡规划法的时候,那个时候乡镇政府只要批准同意了,就构成了行政上的合法性,这种合法性必须成为购房户行政信赖利益的来源和最重要的基石,就这点来说,我认为这个房子基本上是合法的。第四点,这个事情怎么办,我认为这个还有一个问题。根据我国合同法和民法的精神,这里边有契约过失责任。换句话说,退一万步而言,哪怕同和公司这个房子是不合法的,他以这个代价对价,符合当时的市价卖给了购房户。同和公司也好,如果同煤集团宣传资料还盖有他们的公章,他应该是为这笔交易类似担保的背书。那么同和公司也好,同煤集团也好。如果应该知道这样的建设行为是不合法,或者程序上有瑕疵,他卖给购房户之后,对于后来发生的损失,同和公司应当承担契约过失责任。不管同煤集团后来退出多少股份,只要这个合同成立的时候,同煤集团占有72%的股份,他对于当时的这种情况应该还是要相应的承担契约过失责任,购房户我认为可以起诉同和公司的。在这个问题上,最后就是强调一句话,对购房户来说,房子买了,正常的市价买了,装修了,住了那么多年,有镇政府的文件,有规划的东西,还有合同政府和企业开发商的合同在先。作为购房户来说,已经尽到自己基本的注意义务,对此,购房户是有信赖利益的。我们不能苛刻要求购房户说,这个规划没有给你房屋的规划批复文件。对此,我认为购房户没有义务,也没有理由要去注意到所有的审批手续,最终只能去信赖于开发商,能够有权批准开发这个项目的镇政府。所以就此来说我认为购房户没有多大的错,现在造成这样的局面,我们购房户还是要依法维权。
    著名律师、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法学博士庞红兵指出:第一,本案的关键不容回避,是不是违章建筑。这里边涉及到关键性的问题,就是法有没有缩进的问题。变成我的话就想说新尺子能不能量旧房子,规划法08年颁布实施的,这个事情是01-04年,当时没有规划法。我也注意到杨百揆教授的观点,当时没有规划法,也有相应的规划在里边。那么这句话怎么理解,大家再看卷宗材料里边有个拆迁整改通知书,那里边他们引用08年之前的所谓村镇规划条例等等,就是引用的城乡规划法第65条、68条和41条,这就说明什么呢?镇政府把城乡规划法当成了认定违章建筑的尚方宝剑。既然是08年之前的事,我认为肯定不行,你肯定不能说你没有土地规划,建筑规划你就是违法的,所以说这一点我想说明的,违章建筑能不能用新尺子量旧房子。有个问题在哪儿,从现实考量,房子拆了,你说打行政诉讼的现实意义有多大,有没有,有。比如告同和文化公司,不管陈杰人教授说的契约过失也好,我更愿意把这个词变成违约和欺诈行为,而不是契约过失。所以在诉讼中还要区分一个以民事诉讼为重点,行政诉讼为辅。
    著名律师兰志学发言道:我总体的一个感觉,我觉得这个案件造成这么大的社会损害和危害,主要当事者是当地的镇政府,直接造成伤害和当地情绪不稳定的主要的因素。原因是一开始招商引资是他,向招商过来的人承诺写了协议,70年产权也是他,最后拆房子的也是他,总而言之,他是整个过程当中最关键的因素。一开始成事是箫何,最后败事也是箫何,它真正是躲不了这个关系。但是目前造成受害人被动的局面,不光是这个,还有法律认知有错误,实际操作过程当中的误区。一谈到误区,我有一个问题想在这里着重的说一下。实际上在本案当中,我们提到违建,违章,这两个字就是伪命题,也是我们的误区。这个案子不存在违章,更不存在违建问题。材料上已经分水岭说的很清楚了,08年开始有了城乡规划法,那个之后才提到有个语言叫违建,有个语言叫违章,法律上有法律依据。以前只要是政府出面,搭台唱戏,招商引资,政府行为,都是合法的。许多和政府没有关系的,私下里建房子还是有的,何况你政府直接出面招商引资,你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为什么突然有一天你成了红脸了,后来黑脸上来就拿着大刀就砍,这个不对。这个事情,一开始是懒政怠政。当规划法出台之后,作为当地政府,就应该为这些买房人负责任,为自己承诺过的招商引资负责任,应该有完善手续,应该给他们真正合法符合08年以后法律规定的,成就了这个条件。你有这个能力,你是政府,你就为老百姓办事的,你成就这方面的法律条件。但是由于懒政怠政,或者由于其他原因,你就不管,无论你管不管,政府你不能拆它,因为你已经承诺了70年,而且是招商引资过来的。怎么叫违章,违章不是你造成的,政府造成的,这里边有一个问题,就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来自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社、人民日报新闻战线、中国经济时报、香港评报、法制晚报、中国产经新闻报、法治周末、民主与法制时报、中国民商杂志、人民法治杂志、《中国报道》、《法律与生活》杂志、中国企业报、中国日报网、商务财经网、人民在线、中国社会新闻网、中国商业新闻网等媒体的主任、记者、编辑也旁听了本次会议。

(责任编辑:徐海)

点击-扫码-下载畜牧资讯网手机客户端方便,便捷,贴生活
相关阅读:
加多宝集团总裁、副总经理双双被解职 李春林接
太白酒职工的名义:对企业九年未公开的财务情况
2018,宇成投资集团从心出发,开始新征程,共创
首旅集团旗下高端酒店大厨为医护人员做年夜饭
中国石化携手恒力集团为行业注入新动能(图)
天津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签署战略合作
湖南环境监测站两职工上班把玩气枪 射死女同事
华信集团旗下两家公司公示逾期名单
更多最新图片
更多最新供求/求购
网友评论